老苍子

o(`ω´ )o找我聊天呀

乌镇:在时光深处从容而行


从东栅出来时,天已经暗了下来。深蓝的穹顶不知何时挂上了一抹虾子红的晚霞,映着车窗外往来的行人,渺渺的背影,匆匆的脚步。八月末的乌镇,傍晚时分的乌镇,小小的乌镇……我要走了,你那依次明亮起来的红灯笼还在风中摇曳,是要告诉我什么?

还记得,庄严牌坊,静谧府邸。青石板路不甚宽,却整洁平坦;老式徽派民居简单,却不失格局。斑驳的墙面,黑色的篷船,好似印有时光的纹路,穿越百年透出丝丝祥和淡然的气息。大药房竟是木建筑,百床馆精雕细琢的木床安静地睡在檐下的阴影里。在狭长的小巷中穿梭,偶尔窥见水阁人家晾在小院子里的衣裙。乌镇东栅是真真正正有人居住的,这里有生活。七拐八折,眼前豁然明亮,在宏源泰染坊,我看见两人合抱的大染缸,听到风儿与浅蓝色印花细布的轻语。还不及上前仔细看看,一股浓浓的酒香傲然入鼻。转角的酒家,热情地打出自家酿的三白酒让来客品尝。老板娘看我疲乏,便拉我去里屋吃年糕和蛋黄月饼。杯酒下肚,辣的肠胃,暖的心房。

再往里巷走,便是文人的故居了。鲁迅是无法再去追寻的了,倒是茅盾牢牢地守在这里,任凭读书与不读书的人在老屋里好奇地浏览着原稿、总集。江浙文人是浩瀚的,且不要提陶渊明谢灵运这些古代大师,单是明清两代,此地就出过39位状元。江南之地十分尊师重文,直到今天,茅盾故居仍为后人所保护,受到敬仰。

我在乌镇的巷子里漫无目的闲逛。特别引起我注意的是,乌镇的房屋竟无一点现代人刻意修补过的痕迹乌。乌镇本地居民也是极致的祥和与淡然,无论金发碧眼的外国友人还是三五结伴的外地游客,好似都与他们无关。但乌镇和乌镇人又是大大落落的,他们打开家门,把酒和茶和花和树都大方的展示出来。导游同我们交谈,感叹乌镇是如此的与众不同。她说乌镇距离杭州上海并不远,距离本地县城也不远,但却能在高楼大厦之间坚持不拆老派民居,真是厉害呀!

真是厉害呀!在飞速崛起钢筋大厦、疯狂追求效益的时代洪流里,这个小镇子,固执地守着一堆老时光,是为了圆旅途匆匆的人一帘痴梦么!那受到低价吸引、疲惫而匆匆的旅客,他们又将在乌镇短暂的停留当做什么?

旅行,应是恬然地到远方,有诗有梦。趁年华正好,在旅途中探索洞悉自我,遇见他人,在萍水相逢中为那些渺小却闪光的瞬间感动,在不断的行走之中慰藉心灵。不必行到每处留一个纪念,我认为,来过就好。

我要走了。傍晚的乌镇竟有水汽氤氲,橙黄灯火次第亮起,青色的炊烟看不大清楚,倒是听见了乌篷船船橹划过小河的哗声,那么轻,想必河水也是澄清而柔滑如丝的吧。

乌镇,你在用这一船一水一人家的美景告诉我你的坚持吗?是要告诉我你的淡然吗?是要展示你对这片土地深深的爱,和对五湖四海之人的博大胸襟吗?乌镇,我走了,你还要这么慢慢前行,带春雨薄雾绿了小城,让我再度拥抱你,行吗

评论

热度(11)